朝阳美食-大峡谷境内的龙泉、渡口等乡镇建立了薅草锣鼓协会

时间:2020-03-17    来源:旅游新闻    作者:旅游新闻

原标题:薅草锣鼓唱红扶贫景区

  “清早起来五方朅,五方雾得黢麻黑,黄云老祖豪光射,吹开乌云见日月……”受疫情影响暂停开放一个多月后,2月29日,四川达州巴山大峡谷文旅扶贫景区又迎来了新游客。作为景区的特征文化项目,国度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家族薅草锣鼓又在巴山大峡谷闪亮退场。锣鼓齐鸣,歌声响亮,舞姿雄壮,赢得游客们阵阵喝彩。

  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地处大巴山南麓,这里寓居着近7万土家儿女,他们能歌善舞,勤劳英勇,形成了绚烂的民族文化。川东土家族薅草锣鼓是其中的出色代表。

  《周礼》载:“击土鼓以乐田畴。”据考证,川东土家族薅草锣鼓最早产生于西周时期,成型于农业消费快速展开的汉代。大巴山山高、路险、土薄,土家人刀耕火种,靠烧荒种苞谷、巴山豆、土豆等作物为生。每年六七月,正是野草疯长时节,又是猴群、野猪糟蹋庄稼最凶猛的时分。聪明的土家人为驱赶野兽、消除劳动疲倦,在薅草时,把锣鼓带到山上,边敲锣打鼓边大声喊唱。薅草锣鼓是川东土家族农耕文化的产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共同的艺术价值。

  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薅草锣鼓在宣汉一带还很兴盛。每个消费队都有锣鼓班子,有专门的“歌头”领唱, 荆州酒店,还有锣鼓手敲打。几十上百人集体劳动,薅草锣鼓在旁边鼓劲加油,局面十分壮观,可谓真正的“劳动中止曲”。

  随着当地消费生活方式逐步改动,薅草锣鼓风光不再。土地包产到户后,消费范围小了,集体劳动时的锣鼓班子也就不复存在了。加之年轻人纷繁外出打工,会唱山歌、打锣鼓的人越来越少。薅草锣鼓简直“偃旗息鼓”,面临传承危机。

  2008年,川东土家族薅草锣鼓被列入国度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维护名录。国度对文化遗产的重视,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思索:如何能让濒临灭绝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在当代重焕光彩?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是文化形态和传承人。维护文化遗产需要培根护本,首先要让传承人有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宣汉县文联副主席、县文化馆非遗中心主任桂德承说。为了让大家认识到文化遗产的价值,调动非遗传承人的积极性,宣汉县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措施。每年对传承人参与活动、培训学员等方面中止考核,对代表性传承人发放固定津贴,对一般传承人以奖代补。传承人参与县级以上文化活动,都要发误工费。有些参与活动积极的传承人,一年能够得到几千元以至上万元的补助和奖励。

  在宣汉,薅草锣鼓传承人有着数不清的感人故事。袁诗平是龙泉乡中心学校退休教员,是薅草锣鼓传承人中文化水平最高的一个,他担当起了作品搜集的任务。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需要翻山越岭四处奔走。2012年6月,袁诗平去水古村冬瓜洞百岁老人黄长兴家搜集锣鼓歌词,路边草丛里突然窜出一条毒蛇,蛇身擦着他的小腿而过,吓得他头皮发麻。“这种蛇毒性很高,被它咬一口就没命了。”袁诗平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历时数月,袁诗平走遍了散布在巴山大峡谷里的土家族聚居村寨,收齐了薅草锣鼓现存的一切唱词。

  80 多岁的吴正菊是传承人中年龄最大的。她家住在鸡唱乡街上,原来开有小食店。为了薅草锣鼓后继有人,吴正菊宁愿自家不做生意不赚钱,在店面摆上桌椅和锣鼓,免费办起锣鼓培训班。丈夫全力配合,帮她记载、整理歌词。几个女儿是她的徒弟兼助手。学员最多的时分抵达60多人,吴正菊招呼不过来,几个孙辈也来协助,全家共有13人参与。2017年冬天,吴正菊因心脏病发作两次住院,县文化馆工作人员去探望她,她拉着工作人员的手重复叮咛:“假如未来我走了,要让我的女儿们把这个培训班继续办下去,相信她们的才干。”工作人员含泪点点头。

  薅草锣鼓真正火起来,是搭上了旅游开发的快车。

  2016年,宣汉县鼎力实施“全域旅游、开发扶贫”战略,筹措资金打造300多平方公里的旅游景区,同时“用外乡文化点亮旅游景区”。以薅草锣鼓为代表的一批文化遗产得以开发应用,在巴山大峡谷展示风采。

  2019年6月,第九届薅草锣鼓赛歌会在巴山大峡谷游客接待中心广场开锣打唱。11支参赛队伍衣着土家族传统服饰,唱、念、敲、打,声情并茂,韵味十足。

  为了让薅草锣鼓发扬光大,宣汉县已连续多年举行薅草锣鼓赛歌会,吸引了县内及周边地域的鼓手歌手组队参与。活动期间,全国各地的非遗喜好者、研究人员、专业院校师生前来观摩调查、交流阅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