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熊猫黄金海岸- 在红色旅游语境下“桂北”的狭义定义特指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位于区域北部地区的五个县

时间:2019-08-13    来源:旅游新闻    作者:旅游新闻

红色旅游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主题旅游活动,继2004年、2011年连续两次从国度层面发布红色旅游展开规划纲要之后,2016年10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再次分离发布了《2016-2020年全国红色旅游展开规划纲要》,各级政府积极响应,纷繁制订出台了实施计划。

作为国内抢先、国际著名的旅游胜地,桂林的红色旅游展开却相对滞后。2016年12月19日国度发布的《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中,桂林市有4个红色景点入选,数量不算少却未能在旅游市场中充沛发挥聚合效应。应该说,招致这种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中国避暑旅游城市,有历史文化方面的特殊原因,也有旅游产业结构规划和政策扶持方面等诸多方面的深层次原因和结构性约束。笔者以为,在当下国度鼎力扶持红色旅游产业的语境下,积极推动桂北红色旅游产业迅速崛起,对树立桂林国际旅游胜地意义严重,影响深远。

在红色旅游语境下“桂北”的狭义定义特指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位于区域北部地域的五个县,即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龙胜各族自治县和资源县,本文所述“桂北”概念一般泛指大桂林旅游圈。桂北地域的红色旅游资源相当丰厚。除了位于市区的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原址,由于桂北是红军长征路的关键节点之一,桂北各县都留下了红军长征的许多“红色”印迹,桂北地域“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口耳传说传播至今,更有“一家三代80年守护红军墓”、“祖孙三代保红旗”等感人红色故事。

一般说来,桂北的红色旅游开发从兴安县的“红军突破湘江烈士留念碑园”起步,这座由聂荣臻元帅倡议、国务院批准的留念碑园于1993年开端修建,1996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现已成为全国重要的红色旅游景区之一。尔后桂北地域多处红色景点陆续建成,近几年具有市场意义的桂北红色旅游开端初现雏形。2018年9月底,由兴安县倡议,桂北五县(兴安、全州、灌阳、资源、龙胜)达成了“桂北红色旅游分离体”协作框架协议,联手推动以湘江战役为中心的红色文化旅游展开,打造桂北红色旅游圈。

当下桂北红色旅游存在诸多结构性难题,严重制约了红色旅游市场的展开壮大。首先,运营机制难于理顺。红色旅游景区(点)的投资主体是各级政府,运营主体却是众多的民营旅游企业,产业资源一切权和运营权之间短少合法合规的关联机制,以致于红色景点能不能收费、红色景点怎么收费等基本问题都难于理清。而且红色旅游景点普遍存在重前期开发、轻后期管理的怪象,招致景区后续管理乏力。反映在旅游产品运营上,不少红色景点不收费、无人管,有的则简单委托当地村民代管,很多归入旅游线路的红色景点运营不规范,效劳水平差。

其次,行业管理相对滞后。当前桂北地域红色旅游的运营主体是民营企业,各运营实体各自为战,各营生路,缺乏真实有效的运营整合机制,更短少具有行业自律高度的规范化管理。红色旅游是集政治、文化、民生、富民于一体的系统工程,如何整治本准桂北红色旅游景区运营,成为了摆在桂林市政府决策层面前的一项严重课题。依据国内先进地域的胜利阅历,鼎力强化政府对红色旅游的管控导引作用,适度进步红色旅游准入门槛,适时推行红色旅游市场答应证制度,进步从业人员整体素质,进步红色旅游效劳管理才干和综合监管水平,优化红色旅游资源整合配置,促进红色旅游与其它旅游生态资源的谐调展开,能够从产业展开高度突破低水平开发瓶颈, 苏州久光百货,全面提升红色旅游展开水平,最终完成红色基因传播效益的最大化。

再次,产品开发乏善可陈。由于短少政府对产业整体的导引扶持,短少中心主导旅游运营实体的引领示范,现阶段桂北红色旅游尚短少产业展开高度的资源整合和产品包装,在各家游览社的旅游线路中红色景点基本都是搭售或者赠送的产品。目前桂北地域的红色景区功用单一,都只是简单当作思想教育基地,未能充沛突出其红色文化内涵。大多数红色旅游景点还停留在初级的静态展示阶段,产品缺乏新意,展示内容同质化严重,展示方式单调生硬,展品零散缺乏内在关联性;旅游者短少参与性,停留时间不长,解说员素质往往不高,缺乏党史基本知识贮藏,缺乏必要的解说技巧训练,解说单调乏味,游客很难取得良好的旅游体验……在风光旅游资源如此丰厚多彩的桂北地域,红色景区(点)的确难于让游客产生激烈的欣赏欲望,更难于让延长游客驻留时间。

如何有效破解上述种种结构性难题,完成桂北红色旅游展开格局的全面提升,笔者提出如下应对倡议计划供参考。